职教理论

【365棋牌游戏】苹果版您所在的位置:三明市职业教育?职教理论

职业教育如何不再做低分考生“收容站”


发布时间:2016-07-02        访问次数:458

全国高考将于67日打响,在这场略显残酷的分流考试后,高三毕业生或有过半人数进入高等职业学校。相比关注度更高的本科生,这部分考生的体量之大及去向同样不容忽视。作为高考大省的广东,本科录取率不足五成,职业学校仍是不少学生的出路。但长期以来,职业教育的缺位明显,学历导向压制就业导向,职校学生合理就业并不容易。南都记者整理发现,最近两年,国家曾出台多个有利于职业教育改革的相关意见,但具体的落地效果仍有待时间检验。教育专家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向南都记者指出,职校办学定位偏差,人才培养质量堪忧,最终导致这部分学校的毕业生成为最难就业的群体。南都记者将从职业教育现状和政策走向入手,从本周起推出职业教育现状调查系列报道。

最大问题是观念,然后才是制度和管理

长期以来,作为本科录取的后备剩余产物,职业教育学校录取向来被认为是非高分考生的收容站。与本科相比,职业教育往往被认为是一种更低的教育层次,而非另一种彻底不同的教育类型。

教育专家熊丙奇认为,职业教育存在的最大问题首先是观念问题,后面才是制度和管理问题。国家现在很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,包括是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,也出台了相关战略,但社会上还存在对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态度。他指出,一般来说,在中学阶段,成绩不太好的学生,万不得已才报考职业学校,高考招生中也是存在类似情况,一直以来,我们把职业教育当作一种教育层次,觉得它低于本科教育,而不是把职业教育当成一种重要的教育类型,无论在教育管理还是在教育评价中,很多人自然而然地不把职业教育学生当成高级人才来对待,结果导致了职业教育陷入很大的困境。

发达国家职业教育投入高于普通教育

国内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:招了旅游专业的学生过来实习,发现用不上,态度、理念、技能都跟不上,怎么招待外国人都不懂,企业还要再花时间去培训。日前,澳门公立高校澳门旅游学院来到广州举办招生活动,澳门旅游学院院长黄竹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。黄竹君认为,出现这一情况并不少见,最重要的原因是职业教育的缺位。而导致这一缺位现象的,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。

一是对应相应专业的硬件设施投入不足。以澳门旅游学院的厨艺管理专业为例,对于一年级学生至少每人会配备一套锅炉餐具等,让学生在结束理论课程之后可以动手实践,而类似的硬件投入花费并不少,并非每所学校都能够达到类似的水平。

二是人才的缺乏。我们有很多老师是公司的中高层,或者有很丰富的从业经验,转聘为学校老师,黄竹君向南都记者表示,这些具备职场实战经验的老师,在某种程度上很好地补充了学校职业教育的缺失,而目前国内高校此块人才资源仍是相对匮乏。

再者,课程设置同样非常重要,黄竹君认为有目的性的、不同形式的实习,再加上理论课程,两者的结合是最理想的。而国内高校容易出现的情况是,一边倒设置很多理论课程,用学分绑架学生。另一种情况是漫无目的设计多个实习课程,但对学生的职业培养并没有起到相应作用。以澳门旅游学院自身为例,和全球85所院校及旅游机构合作,并和500家旅游及服务业的领先企业保持紧密关系,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。

南都记者翻阅近年的《广东教育改革发展研究报告》发现,广东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与黄竹君所说大概相似,主要包括了基础能力薄弱、缺乏深度校企合作和师资队伍建设滞后等。

在职业教育发达的国家,职业教育经费的投入往往远高于普通教育,但广东则相对倒挂,校企合作方面,则仍比较单一、层次较低,主要停留在学校依托企业解决学生实习的层面,而非全方位的人才培养。此外,中高职之间本身的衔接也不顺畅,比如一家银行要求员工至少有大专学历,那么中职期间学习金融的同学若无法升上高职,就早早被断了面试路。

突破口或在企业与职校更有效对接上

此前有研报称,和发达国家相比,国内职业教育目前仍是以政府办学为主体。但作为解决大学生就业难企业技工荒的就业结构性矛盾的重要手段,职业教育改革仍处在投入效率相对较低、尚有较大提升空间的状态。

熊丙奇告诉南都,职业教育要改变现状,就是要改变一系列的制度,是一个深远的问题,背后又涉及到政府部门放权改革的问题,例如学校过去简单地被分成一本、二本、三本,但现在这种趋势有所淡化,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,但是例如985211之类的大量工程性计划对学校的划分,仍然把学校进行了分等级归类,行政部门管理的模式要从中放权,政府的职责是要往给所有方面的教育制造平等机会的方向走。熊丙奇认为,职业教育具有很强的企业性和市场性特质,但政府某些程度上管理过多,而且职业教育改革过程中,很多时候也还是政府部门给出的行政改革,所以改革的目的不够明确,职业学校怎么发展,应该适应市场需要,政府不应该过多干预课程的设置,落实职业学校自主设置课程的权利,由此一来,学校自然而然就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,活力也就体现了,否则国家越来越重视职业教育,但职业教育却还是老样子。

熊丙奇指出,国家近年来提出了很多促进职业教育改革的指导意见,包括简化行政评审、制造现代职业教育平等环境等,还要求企业在职业学院建立学徒制度,但说到底还是在执行过程难以落实

具体到高等教育方面,熊丙奇则认为,近年来高等教育体量增大,高校在校生已达到3700万规模,但很多人仍只是盯着少数极为优质的高等教育学位,认为除了这部分学位以外的学位价值不大,这也导致了学生本身觉得进了高等职校前途不大,进而更导致了高素质制造业人才的缺失,这就是长期观念和制度转变不过来的后果。办好教育并不是办好小部分高等教育,而是全体的教育,职业教育办不好的后果是导致学生的素质不够优秀,这就满足不了制造业的需求,制造业得不到优秀人才,企业架构也会比较低端,导致员工工资低,那么报考职业学校的人就越来越少,又导致了职业学校办学质量低,形成一个恶性循环。

熊丙奇还认为,现在国家倡导工匠精神,力推高素质的技术型人才,但职业技术学院不容易培养出这样的人才,也是个大问题,一个比较便捷的方法是寻找突破口,突破口就是在企业与职校更有效的对接上,政府部门应该让对接的前端更顺畅,打破原有制度。熊丙奇指出,一些工作岗位招收应届生时脱离实际、过分强调学历,直接把职校生堵死

采写:南都记者李冰如 实习生 钟键挺)

--职业教育现状与突围调查系列之1

 


上一篇:>>振兴职业教育 重拾工匠精神


下一篇:>>学生热衷创业倒逼职校深化教改

 

 

TOP